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40年前的绝版影像公开,外国人镜头下的70年代,看着看着就哭了借宿 2019-10-10 06:31:00







纪录片《从<中国>到中国》,豆瓣评分8.1。
第一个中国,是40多年前的中国,第二个中国是现在的中国。
40年如一个世纪,中国最翻天覆地的这40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纪录片的起点,从上世纪70年代四部记录了真实中国的纪录片出发:
1972年意大利的《中国》1976年法国的《愚公移山》1978年日本的《上海新风》1979年美国的《从毛泽东到莫扎特》
寻访了出现在影片里的那些普通中国人,40年后的生活样貌。







40年后,他们生活得怎么样?
40年后,他们的梦想实现了吗?
当初的信念还在坚持吗?
当年的精神还在传承吗?
这是这部纪录片反反复复不停探问的问题。


7326681ff3b041979c6d045b15b2f9e8.jpg

拍摄中的安东尼奥尼



1972年,周恩来总理接见了来自意大利贸易部的访问。
是不是有可能两国合作,拍一个纪录片?总理问。
意大利方任命了安东尼奥尼,20世纪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之一,片名叫《中国》。
近4个小时的影片,全程聚焦了每一个最平凡的普通人。

ae012cfb949f4110aa3c286a235ef7f4.jpg

打乒乓的男学生

5b08a5912dfd41e3a0c4018f16d32659.gif

跳舞的小女孩



在天安门照相的游客

响彻在大街小巷的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,
用针灸麻醉做剖腹产的神奇医术,
还有租金不能超过5%的法律规定……
每一个镜头都充满了时代记忆。



《中国》里的南京长江大桥,
因为被拍的歪斜,而不被接受

不夸张的说,每一个意大利人,在刚开始接触中国的时候,最先找到的资料都是《中国》。
然而在中国,大多数人对这部影片闻所未闻。
1974年,全国大批判安东尼奥尼,《中国》被定性为「恶毒的用心,卑劣的手法」,列为禁片。




安东尼奥尼总是想拍摄计划外的事物。
在去往河南林县(现林州)时,路过任村,一群赶集的村民引起了他的好奇。
安东尼奥尼要求停车,但司机假装没有听到,他就直接打开车门跳了下去。




不论是林县的农村,还是村中的集市,在当时都被认为是落后,甚至是不恰当的。
因为很少见到中国人,村民们对安东尼奥尼的到来又好奇又惶恐。
他们闪避着镜头,逃走,躲在门缝后观望,有一种见了「鬼」的神情。




40多年后,这一现象再也不存在了。
这里的孩子,已经可以从容的和外国人对话,问好。
以主人公的姿态热情欢迎,然后自信地说一声不客气。




还有在南京五老村幼儿园。
时任教师的张凤英回忆说:
「我们幼儿园早先比较困难,小朋友上厕所都用马桶,他就对这个很感兴趣,老照老照。」
一开始的热情,在发现安东尼奥尼「根本没有按照我们要求去拍」时,变成了反感。




时至今日,张凤英仍念着这件事:
「现在我们条件好了,卫生设施样样都有,你们想拍随时去。」
但其实《中国》里,只是剪辑了孩子们做运动、跳舞还有唱歌的画面。




1972年,幼儿园的孩子们扛着枪,踏着步。
2019年,幼儿园的孩子跳着街舞。
40多年间,太多变化。如果让安东尼奥尼再来拍摄一次中国,肯定会完全不同。
可惜当时的中国和安东尼奥尼,对彼此都太过陌生。




《中国》剧照



也可惜,这个如果再也不能实现,安东尼奥尼于2007年逝世了。
2004年时,距离电影拍摄30多年后,《中国》在北京电影学院第一次公开放映。
曾经的「禁片」得以被中国人民接受,曾因被批判而大病一场的安东尼奥尼非常高兴,他很想再来一次中国,可当时他已经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。
友人回忆说,有一次他看着撒丁岛的群山和日落,说这让我想起了中国的风景。

70年代深圳罗湖口岸



还一件遗憾的事,是没有能在纪录片里留下深圳的影像。
安东尼奥尼来中国,先坐飞机到香港,然后坐火车进入大陆。
摄影师回忆说:「(在深圳)我立刻拿起摄像器,安东尼奥尼说你干嘛,我说我拍摄啊。他说不行,我们需要先到北京,做好计划,然后再拍摄。」
这可能是一个遗憾,因为现在的深圳恐怕是四十年间中国变化最大的地方。
但还是很感谢他给我们保留下那些40年前珍贵的历史画面。




河南红旗渠上,曾经扛着锄头赶去干活的人
变成了熙来攘往的游客,
他们不再扛着锄头,只是鼻梁多了眼镜。




苏州复兴回民面店,当时最好的餐馆,
如今餐馆已然不在,
曾经居民区变成了商业街,
琳琅满目的商品和美食。




北京天安门前,人们依然拍着照片,
那一首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还在响着。




感谢先辈们的努力,因为你们,我们回望过去时才能够如此坦然。







纪录片《从中国到中国》里,那些40年间的历史穿越感总让人感动。




大庆油田,1970年拍摄时还略显荒芜,
遍地都是草原,住的是板房,蚊子往脸上忽。




左第7任队长高金颖,右第21任队长张晶
当时最高典型的1205钻井队,
第一代队长是「铁人」王进喜,
40年时光,已经从第7任传承到了第21任。



大庆40年变化



油田工作场景40年变化

如今的大庆已然是一座繁华美丽的城市,
钻井队依然每班8小时,
一天24小时不停歇
铁人的精神还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传扬。




已经关闭的北京工艺美术厂,
当时汇聚了中国最顶尖的手工艺人。
时年70岁的面人师傅郎邵安,如今也已经离世。
但捏面人的技艺仍传承在后代郎佳子彧手中。




出生于1995年的郎佳子彧,被大家在《最强大脑》中熟识。
他说第一次见到爷爷是在纪录片《愚公移山》中,看着看着就哭了:
「小时候学捏面人不知道有什么价值,长大之后才明白它的意义。」







梦想成为像爷爷一样的人的郎佳子彧,在北京胡同里开了工作室。
新一代的「面人郎」正在走出自己的路。







四十年间,80后,90后,00后,一代又一代,传承在继续。
所以从来没有垮下的一代,每一代都是时代的中流砥柱。

最后想说:我爱你中国,谢谢你中国。

本文图片源自纪录片《从中国到中国》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
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1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恍如隔世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